黛玉的世故
来源:中财论坛         作者:凌云昕         时间:2019-07-09         点击量310

  黛玉给人的印象往往是清雅脱俗的,在落红成阵的桃花里葬花,在丝雨潇潇的竹影里沉思,在瑟瑟秋风中咏菊,在中秋明月下联诗……似乎她所做的一切都那么富有诗情画意,她本人也更象是诗的使者、美的化身。但是,黛玉也是活在现实生活中的普通女子,在她的性格中也有世故一面,只不过这种世故是渐变的、不易被人察觉的。

  在处理关系方面,黛玉由孤标傲世逐渐变得隐忍合群。黛玉的孤傲在贾府是人所共知的,她素来“喜散不喜聚”,对待自己看不起的人也是冷眼相待。宝玉的奶妈劝宝宝玉不要吃冷酒,黛玉直接骂说:“别理那老货,咱们只管乐咱们的。”那奶妈没有办法,只得埋怨了句黛玉说话比刀子还尖而作罢。刘姥姥装疯卖傻嬉游大观园,黛玉则鄙视她为母蝗虫,嘲笑刘姥姥的粗俗不懂规矩,这个比喻不免有些刻薄。这只是前期的黛玉,那时的黛玉不过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,仗着有贾母的宠爱,自然娇惯傲气,后期的黛玉也变得和大家和睦相处了,这个转折点出现在黛玉十五岁时宝钗对她进行了一番真心劝解,黛玉往日只当宝钗心里藏奸,处处刻薄讥讽宝钗,那次之后才知竟是自误了,原来宝钗也是个极好的人,此后的黛玉不再孤单,她和宝钗结为姐妹,认薛姨妈为母亲,和薛家母女同吃同住宛如一家,后来宝琴来到贾家,贾母对她特别疼爱,送了宝琴很多珍贵物品,湘云说有人肯定嫉妒宝琴,琥珀在旁边说这人不是旁人,只会是黛玉,此前湘云曾把黛玉比作唱戏的小旦,气得黛玉大发了一顿脾气,但面对这一次的误解黛玉并没有气恼,反而赶着宝琴叫妹妹,和大家继续说笑,弄得以为黛玉肯定会发脾气的宝玉也摸不着了头脑,觉得这个隐忍随和的黛玉竟似变了一个人。

  在性格脾气方面,黛玉由目下无尘逐渐变得容污体下。前期的黛玉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,宝玉把北静王赐给他的鹡鹡鸰香串作为珍贵的礼物送给黛玉,想不到黛玉却看不上,道:“什么臭男人拿过的,我不要他。”竟掷而不取,她宁可“质本洁来还洁去”,也不肯“污淖陷渠沟”,令人想象不到的是,后期的黛玉竟也包容污淖了。宝钗蘅芜院里的婆子来给黛玉送燕窝洋糖,黛玉一改素日带答不理的态度,而是客气地让婆子坐下吃茶,婆子说不坐了,自己还有事要做,聪明的黛玉便知她是急于去赌钱,这在大观园里是犯忌的行为,让凤姐等知道是要重罚的,要是从前的黛玉即使不加以斥责,也会冷言热语的讥讽一番,但黛玉不仅没有斥责,还鼓励她这样做:“如今天又凉,夜又长,越发该会个夜局,痛赌两场了”,接着又说:“难为你,误了你发财,冒雨送来。”并赏了那婆子几百钱打酒吃,感激的那婆子又是磕头又是道谢,试想:黛玉会真的认为赌钱是应该的么?不过是见机行事哄那婆子高兴罢了,这哪里是原来那个高洁孤傲的黛玉,分明是体贴周到的宝钗的翻版。

  在对待众人方面,黛玉由单纯率直逐渐变得虚礼周旋。前期的黛玉单纯率直,大观园里几乎每个人都劝宝玉要好好读书以求取功名,一来这是常人的最高目标,二来这样劝也能赢得贾母、王夫人等当权者的赞赏与肯定,但黛玉却从不如此,反安慰宝玉不必刻意功名,大可率意而行。周瑞家的给各位姑娘送宫花,送到黛玉那儿时,黛玉不仅不领情,反而说了句:我就知道,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,弄得周瑞家的无话可答。后来也有一次类似的事件,黛玉的态度就大相径庭了。赵姨妈是黛玉平日里最看不上的人之一,一次黛玉病了,赵姨妈前来探望,黛玉知道她不过是做其他事情经过这里,顺路来看看卖个“顺水人情”罢了,但心思周密的她并不点破,而是笑着让她坐下喝茶,见赵姨娘素日看不顺眼的宝玉也在屋里,怕赵姨娘不得劲,还体贴地让宝玉先出去,黛玉之所以对看不上眼的赵姨娘也这样虚礼客套,也许此时的她已然明白只有“以虚对虚”,才能在贾府这样复杂的环境里得以好好生存吧。

  在对待宝玉方面,黛玉由喜怒不隐逐渐变得心有嫌隙。黛玉与宝玉最是情投意和,他们初次相见便一见倾心引为知己,此后又耳鬓厮磨长期相处,可以说是无话不谈,黛玉对宝玉更是喜怒不隐言笑无忌,烦了、恼了、愁了、病了,都一股脑地说给宝玉,甚至可以对宝玉无理由地使小性儿、耍脾气,但随着黛玉的逐渐成熟,面对着仍和顽童似的宝玉,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出现了裂隙。黛玉常让紫鹃等丫环劝宝玉要放尊重些,不要随意说笑,要远着些才好。宝玉写女儿诔祭奠晴霁,黛玉虽觉得诔文不祥,但并不向宝玉直言,反而含笑点头称妙,这一含一点一称,把一个掩饰自我的黛玉活脱脱刻画了出来,不仅如此,她还让宝玉快去干些“正经事”,言外之意宝玉祭奠晴霁的这件事并不是正经事,准备第二天迎春议婚的事才是正经事,宝玉推说身上不大好,不愿意去,黛玉竟也劝他把脾气改改,弄得宝玉感觉闷闷的,没有一点意思,也许他已感知到了黛玉的变化,但面对这样一个已经有些陌生的林妹妹,他也只有无奈叹息了。

  “愁凝歌黛欲生烟”,黛玉这枚看似寒冷高贵的黛色之玉,一旦落入社会这个无所不溶的大溶炉,也会逐渐地被社会所同化,被世俗所沾染,丧失孤标傲世、洁雅率直的天真本性。在这个意义上,也许只有那个年少不谙世事的青春黛玉才是最为可爱的吧。



上一条:也谈鲁迅
下一条:中国孩子该怎么吃?

相关文章